?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
drrr

Blackglass Hut

Down from my ceiling, drips great noise...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Sechs~噩梦之章 【远藤京介 篇】03
drrr
enkaymiv
于是继续。
喵的,分章什么的累死人了……LJ你好慢OAQ
03

 

“住持大人说愿意接见客人了。”负责传话的年轻僧人说。火灯跟着京介进了寺门,朝寺内的殿堂走去。

“真少见啊,京介居然会带朋友回来。”在前带路的年轻僧人故意讨好地这么说的时候,即使看不见,京介还是能感到扎人的视线——游廊边、殿堂内——正在试图往他们身上聚集。

“……你误会了。” 京介嫌恶地加快了脚步,觉得寺里不知几时又多了这些好奇心旺盛的浮躁渣滓,早知就直接把那家伙从后门那里带回自己房间才对。而他身后的火灯似乎对能够受到住持的接待这件事感到很高兴,自顾自地向僧人解释起来,“我是前任住持的故友,今日大雨时恰好路过贵寺附近,遇上了这位京介先生,又听说水原住持已经去世,所以想恳请贵寺收留我一晚,也好缅怀故人。”

如此冗长甚至有点唐突的叙述,从火灯嘴里说出来却是底气十足,听不出丝毫怯懦。也许是因为这点,僧人们的视线有若退潮一般离开了他们。

与此同时,京介却感到横在自己和真正的寺里人之间的那条线正越发明晰,分隔着常人与异端。这条线早已存在,要追根溯源的话,应该是那件事没错。

那件事——是特地藏在抽屉最深处的标本。每次翻出来看时,他都希望它被尘土侵蚀,或者干裂破碎;然而十多年过去,它的色彩并没有褪去分毫,依旧鲜活得让人心惊肉跳——就好像里面的东西会随时活过来一样。

 

 

那时,他也是个说着简单幼稚话语、终日嬉戏于阳光之下的孩童。寺里厨子和杂工的孩子们,个个是爱逞强的泽国子民,总是在大人的警告声中寻找溪流岸、水塘边当做游乐场所;捉迷藏的时候,他们总是跳过猜拳的环节。那天也是一样,他们嘻嘻笑着叫嚷着,“盲孩子来当鬼!

京介慢吞吞地开始数数。他们在他身后刮起几溜疾风,脚步擦响了草丛,这些他都听得一清二楚,但是即便如此,瞎子鬼要抓人也绝非易事。

当京介步履蹒跚地摸索着找到另外六人时,已经过去大约半个时辰了。

还有最后一个人……“在这里!”京介指着自己上方宣布,没估计错的话那儿有一棵大树。然而上面没有回应。正当京介怀疑自己猜错了的时候,他听到有什么从树上噗通一声掉进了水里。

“猜错了~~~笨蛋瞎子!”

剩下的孩子们哄堂大笑。

“来呀,快到池塘里来抓我!”

——是那群小孩中声音最大,大概也是最强壮的家伙,不过京介和他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总是从稍下方传上来。这家伙名字叫牧荆,水性似乎很好,总是喜欢把别人引到水里作弄一番。

平常,京介是不会理会这样的挑衅的,总有一把柔和而严厉的声音拦着他;然而今天,那声音突然变调了,变得更加柔和……“去吧,去吧,去告诉他们,你不是好欺负的笨蛋瞎子。

京介脱掉鞋子,光脚踩着岸边湿乎乎的泥巴,走下了池塘。

四周响起一片看好戏的喝彩声,牧荆在前方不远处对他吹口哨。

京介踩到泥泞的池底,透凉的池水淹至他的肩膀,对其他家伙而言应该不算浅了——估计就算是牧荆,踩底时也不能保证鼻子嘴巴在水面上方。京介在喧闹的喝彩声中,仔细注意着他的动静。

他在拨水,从前方渐渐移向右前方。京介马上朝那方向挪步过去。然而他没走两步就啪嚓一声撞上了什么东西,层层叠叠、湿漉漉的,扫到了他脸上。

大概是长在岸边的某种树,枝条垂到了水面上。

京介伸手想要拨开身前的叶片,因为牧荆就隔着它们朝京介发出刺耳的嗤笑声。可是挡在京介面前的似乎不只有它们,还有好几条悬挂着它们的坚硬枝桠。他摸索了一下,发现树枝是横卧在水面附近的。

裸露在水中的脚踝痒痒的,过一会儿痒的感觉游到了腿窝,然后变成了侧腹上的刺戳感。包裹着身体的水在被搅动,京介意识到那是牧荆潜着水搞的恶作剧。

有东西时常擦过脚背。

也许是那家伙的衣服。

——这样的想法偶然地飘过脑海,却再也赶不跑了。

 

就这样干吧。

为什么不呢?

京介稍微抬起脚,马上又迅速压下。脚底下多了一块柔软的布料,被京介用力绞紧、踩着,现在因为另一方的拉力绷得紧紧的。京介想起那些他梦里看见的人们——他们结束别人的生命,就好像处置垃圾一样稀松平常。起初,京介还努力在梦见的情景里面寻找他们杀人的理由,可那并不容易。缘由不是故事的重点,也不是一个孩子容易看懂的东西。渐渐地他不再费劲儿寻找了。

结束人的生命,就是处理不想要的东西。

所以,想要丢掉的话,去丢掉就可以了;想要杀的话……

去杀就可以了。

 

脑海里的脆弱牢笼被撞开了。本来,他就不清楚这个牢笼的存在。

他听不见牧荆浮出水面的声音,却能感到踩着的布料偶尔被拉扯得松动,然后马上绷紧。那家伙似乎没想到有解开衣服这条逃生办法,还是说衣服很难解开呢。

没关系了,就这么干吧。京介想着,再次往脚趾缝间使劲。

不知过去了多久。

 

“京介!”

啊……是师傅。

“京介!住手!”

……住手?为什么?

 

被拦腰抱了起来,离开了湿冷的池水。

牧荆紧接着弹出了水面,京介听见他在大口喘气。

 

——还活着。

     

师傅的怀里很干爽。一路上他没有对京介说话。

 

       佛陀怀抱无知的诅咒之子,离开他最后一场孩童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