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

Blackglass Hut

Down from my ceiling, drips great noise...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Sechs~噩梦之章 【远藤京介 篇】01
drrr
enkaymiv
好吧这货……是从纯任务转化为爱的东西w
具体情况……啊啊啊我懒得解释了orz
具体的请参照这里:http://wuxiaxianycb.blogbus.com/tag/sechs/index_2.html
当然懂的人你们懂的w
下面放文。因为文案太大,只能分章了=L=

 
01

京介午睡醒来,头脑钝痛,困乏依然,愣愣地躺在竹席上。

窸窣雨声敲屋檐,几乎听不见。午间大雨倾盆,所以他睡前关了窗子。受潮的空气缄在木质斗室中,房间里一阵腐旧味儿。并不是什么好味道,然而被它缠绕着,头颅中的痛感变得模糊,逐渐清醒的意识又慢慢地沉了下去——这是如同黑暗一样,带有麻醉感的、适合惺忪时分的味道。

 

刚才又做那样的梦了吗?

右眼一阵刺痛。

 

——真是的,年纪轻轻却像个老头子一样浑身不对劲儿。京介这样嘲笑着自己,站起身来,用脚尖寻找被褥然后绕开它们,走到地铺对面的墙边推开窗户。凉丝丝的斜风洒进房间,残余的睡意飘走了,就像没挂劳的窗帘。京介把手伸到窗外,过了好一会儿才感觉手掌被打湿。

去散步吧。

 

拉门外是游廊,偶尔听见零碎的人声。近日寺里新来了几名僧人,京介仅仅听说过此事,也没兴趣去会面。虽然住在寺里,他并不是僧人,不多过问寺内的事也相当自然,但主要原因并不在此。

远藤京介是上任住持外出采药时偶然遇见、随后决定带回寺院抚养的弃儿。听说他作为被丢弃在乱石浅滩上的婴孩,当时状况惨不忍睹:被河水拍打得神志不清,四肢萎缩,听不见别人说话,甚至连哭喊都不会。那位住持——那时只是名为水原的师傅,认为他活不过两个时辰,而让一个无辜婴孩在荒山野岭成为孤魂野鬼也太过不近佛道,于是把他带回了寺里准备安葬。然而一周过去了,婴儿没有死去,虽然十分艰辛,却仍旧以那种极其不可思议的状态活了下来。

水原师傅总是很喜欢向游历而来暂住此处的云水僧讲述这段离奇的经历,每当这时,被引见的京介只能在一旁苦笑。客人看到的他并不是四肢残疾、失语失聪,反倒是与这相反——是个盲人,除去这点,他与常人无异。

京介对自己的身世毫无记忆。那时他不记得自己在婴孩的时候曾承受多重残疾之苦,也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如大病治愈,如重生一般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在师傅身旁听着他给客人讲这故事的时候,他总是担心来人会把这当做师傅的幻觉体验,认为师傅悟道不成反倒走火入魔。京介会为此而感到烦躁,对这个故事本身也慢慢变得抵触起来。

 

今天想起这些事却格外怀念,怀念的气息如同房间里的陈腐味道。

 

两年前,水原师傅往生了。至那时,京介已经在寺里生活了十六年。他曾经担心师傅会希望自己成为佛门子弟,后来愧疚地发现他根本没有那个意思。

京介自认为与佛格格不入。十六年的耳濡目染并未改变这种想法,反而随着时光流逝,这种想法日趋确凿。

——他没法走上佛道。

因为对他而言,那是狂妄。

 

远藤京介,以打杂工为由依附于决明寺的寄生者,拄着伞走下了游廊,朝寺院后方的树林行去。

那方是墓地。

 

 

金属伞尖敲到了比地面高出一截的质材,传出凛冽悠长的声音。

——是墓地边上的铁质围栏。

京介停下脚步,雨粉沾湿单薄和服的肩头处,他还是觉得没有打伞的必要。

 

今天突然想要去看看师傅,不是没有缘由的。

 

京介是盲人,然而“失去视力”这种说法并不正确——他只在梦中睁开眼睛,梦里的他眼力过人:细微之物,远方之物,被隐藏之物,乃至过去未来之物,都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他是个会做千里眼之梦的人。

三天前他曾梦见三个陌生的僧人:一个敛财,一个追名逐利,还有一个偷窥成瘾。第二天,寺院接纳了远道而来的他们。京介之所以没兴趣与他们碰面,是因为这些藏在暗处的习性实在过于平凡,毫无吸引力,仅仅是随处可见的这个世界的碎片。

 

这个能力据说是他所遗忘之身世的延续。在水原师傅的故事里面,当时暂住的客人里,有个喜欢调弄元素的术士。听说了寺里有个高位瘫痪、五感皆无的三岁孩童的他,恳求住持至少让他目睹这样一个奇迹。他得到了允许,见着了在被褥里萎缩得像蠕虫一般、却仍然吃力呼吸着这尘世空气的年幼生命。然而,给予他前所未有的震撼的,是与这完全不同的东西——

 

那孩子睁开了眼睛。

那般锐利、仿佛穿透万重千秋的光——使他莫名地惊惧万分——

那绝对不是年幼残疾的蠕虫会有的眼神。

 

也绝对不是年幼残疾的蠕虫该有的眼神。

 

不知是出于上文提及的惊惧,还是慈悲之心,抑或是两者亦有,术士热切地向寺院提议让自己为那孩子作法,甚至赌上了自己的性命:以那对不必要的明亮眼珠,换取接近常人的其它四种感观,亦即身、耳、鼻、舌的感知。

与魔鬼的交易,那位术士赢了。然而不知该是哪方的失算,眼珠虽被法术的烈火吞噬,它们的光却没有离去。

都留在了他的梦境里。

 

这是故事最离奇的部分,然而京介知道真相也相去不远。

那是因为,他一丝不苟的眼睛,当然也抓住了水原师傅藏在身后的秘密。从那以后,他几乎完全接受了自己异于常人的身世和能力。

 

“京介,只有你,要相信目之所见。”

 

然而最近的梦境动荡模糊,如同无法拨开的迷雾。我看不明白,也记不清楚,只是隐约听到遥远的预言:地震的脚步已至不远处。

 

沙沙沙——这是雨点变成雨帘的声音,敲击在地面,还有他的脑壳上。京介伸手去解开伞带,突然屏住呼吸,凝神细听。

——不,不只是雨。

 

       身后,有谁在。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