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

Blackglass Hut

Down from my ceiling, drips great noise...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Karneval]【YoGa】Dancers In the Rain
drrr
enkaymiv

对KN杀必死的鸡血+考完马哲的承诺+求雨的怨念=这篇渣文。
BGM:
Mondialito - Avant la Pluie
Emilie Simon - To the Dancers In the Rain
【光听着这两首歌就能感受到对万里晴空的无限怨念= =】


        

天黑黑,乌云们摩肩擦踵,满盛着沉甸甸的雨水,等风儿一吹就要胀得破掉。

与仪在街的拐角停下脚步。他看见百米开外的十字路口,有一只巨大的粉色猫布偶被喧闹着的孩子们簇拥着,索要雨前最后的糖果。可是——多么不对劲儿——作为分糖果的吉祥物,它却凶巴巴地臭着脸,像提着一篮子麻烦,离它该有的和蔼可亲的形象相去甚远。

雨还没开始下,天空之下已经有了阴沉气息的源头,它们从猫咪不合身的、松过头的布偶服里面溜出来,溢得满地都是啦。但是气氛欢乐依然,围成圈的小鬼们没有被吓跑,快要招架不住、手足无措的只有那中间只别扭的猫咪布偶——花砾而已。

与仪瞧着他这位不合格的替身,在砖墙后头藏起轻笑——即便不是嘲笑,还是不要让花砾君看到比较好哟。不久,雨点的序曲淅沥奏起,领了糖果的孩子们纷纷打起伞,五颜六色的七角花一朵一朵地四散飘开,很快,路口中央只剩了那只大猫咪。它四下张望,似乎没看到有什么人要过来了,才累坏了一般松了口气,然后整个儿瘪掉了。

 

——看起来有点儿寂寞。

今天的最后一个客人这么想着,朝它走了过去。“喵桑,”他打趣地招呼道,“有没有一种叫做kiss的糖果?”

猫咪抬起头,见着是他,马上摆起了比刚才还要凶的脸,没好气地瞪着他。

“没这种东西。”

与仪嘿嘿一笑。“代班辛苦了哟花砾君,趁着雨还小,我们快回去艇上吧。”

 

沙——

 

他刚说完,雨就下大了。

 

与仪没有伞,猫咪也没有伞,于是他们只好跑到最近的屋檐下躲雨。在狭长的煤灰色斜屋瓦下方,他俩背靠别人家的黄砖墙,胳膊挨着臂膀。花砾动作粗鲁地摘下猫布偶的头套(忍了好一会儿才没把它扔到外头去),满头大汗。

檐边垂下串串断线珠子,街道在斜风细雨中变成一幅布满划痕的图景。与仪看了看花砾,继而盯着天空,搔着脑袋苦恼地嘟哝起来,“现在要用飞的回去不是不可以,但是那样的话花砾君会感冒的吧?”

“拜托,别总是把我看得那么弱好吗。”

“诶?才没有呢!”大个子青年认真地辩解着,“我也会感冒的呀!”

“——切。”花砾忿忿地哼了一声。然后——不知他自己注意到没有——心情很好一般合上眼帘微微地笑了。

无关紧要的回忆与雨的气息一同扑面而来。

 

 

真搞不懂为什么轮出战斗任务时要穿得如此花俏。每人一套大致相同细致有别的制服也就算了,那个戏剧感极强的黑色伊顿帽又是怎么回事?

偶尔闲逛到二号艇的衣帽间里,最大的感想就是这个。

——不知道那种帽子戴到自己头上会有什么效果?

花砾正这么想着,与仪进来了。

“诶?花砾君居然在这里呢~难不成是想试试帽子衣服什么的?”

——这个人……直觉不要那么准可以吗?!花砾咬牙切齿。

“我倒是想看看花砾君戴礼帽的样子哟~”这个人自顾自说着,愉悦地看着他,接着——把不知从哪里变出来的帽子轻轻扣在了他头上。

“喂!”花砾抗议着,想把它摘下来。可是与仪稳稳地按着他的肩膀,把他转向了试衣镜。

镜中的自己戴着陌生的、戏剧感极强的黑色伊顿帽。

“果然是花砾君,不光是适合而且还很帅呢~”身后那人与他一同盯着镜子,花痴的语调总让人感觉很可疑。

花砾突然发现镜子里面的自己有点儿脸红。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脸红,马上低下了头。

 

把帽子摘下来。转过身,举高手臂,将它戴回到主人的头上。

“我会找到属于我自己那顶的。”

 

 

雨越来越大。头顶的瓦片被敲得叮咚作响,快要织成帘的水珠子倾泻而下。夏之水宴正在被推向高潮,瓢泼大雨乘风蟹行而进,毫不留情地将他们打湿。刚才,他们不应该等的。

可是,很奇怪的,花砾发现自己并不在意当下这种狼狈的情况。他捧着猫布偶的头套,回忆、决心和一种难以解释的奇怪情绪在他心里涌动着。

旁边,与仪咬着嘴唇,愧疚地瞅着因为自己的错误决定被淋得八成湿的少年。

少年也瞪着他。八成湿的话,与仪自己也差不多,雨水顺着发迹滑下了他好看的侧脸庞。

不痒吗?

——花砾举起猫咪的头套,将它的嘴唇蹭到与仪的脸上。

 

“之前你要的。糖果。”

 

少年扔下这句,给自己换上猫咪的头,逃进了雨幕中。

 

    迟钝的轮的青年,花了将近一分钟才恍然大悟。然后,忘了感冒,忘了八成湿的苦恼,他朝着猫咪早已不见的背影追了出去,帆布鞋在遍地蓝天上踏出欢腾的水花。我想那时整条街一定都能听到他的声音,逃亡的猫咪也一样——

“花砾君我、我要追加——!!!”

 

街市哗啦作响,他们是雨中的舞者。

 

Fin.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