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rr

Blackglass Hut

Down from my ceiling, drips great noise...

Previous Entry Share Next Entry
[DRRR]【24HR】Genie In a Bottle(正篇)
drrr
enkaymiv
①题目神马的把我自己都囧了所以不好追究【啥】真的跟同名歌曲没有任何关系!要是有人想到一个不这么恶俗的可以提提意见OTL
②之所以要加个【正篇】是因为这个想法刚刚想出来的时候渣了算是番外的东西,放在原创部blog……先有番外很奇怪?对不起因为它太糟了所以不能当做正篇【掩面】有机会【应该】会把它改好再放出来的TvT
③我爱架空w



 

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想成为一名飞行员。

可是你恐高呀,没关系么?

我知道,但我还是想成为飞行员。

 

平和岛静雄的人生信念诞生于他12岁时与某位老师的对话。十年过去后的现在,他差一步就能够证明自己是个恪守理想的人——他成为了一名深爱并畏惧着高空的出租直升机见习驾驶员。

每个工作日,惊惶和愉悦争着充当他的副驾,在他的直升机里面,天堂和地狱并非一线之隔,而是交互融合。至于他的驾驶技术,哦天呐,那感觉简直与噩梦无异!——不幸乘坐过他机子的正常人们抚着胸口如是说。因此,且不管他为何能够通过五花八门的飞行员考试,又为何还能够留在见习小队里,平和岛静雄距离他的理想仍然还有一步——最漫长的一步之遥。

像所有压力巨大的人一样,年轻的平和岛先生也不否认自己极有可能是个瘾君子。可是那种能够缓解他神经紧张,让他忘记烦恼的东西,却让人觉得他是个与外表不符的阳光青年——且看他的上机随身清单:牛奶2盒;每周购物清单:牛奶一打。那是多少钙来着?管它过不过量,那是他的必需品。即使是平日里路过自动贩卖机,也有买瓶牛奶喝一喝的冲动。

于是这个故事发生了:他遇上了牛奶瓶中的精灵。

 

“我刚才点的明明就是牛奶!”他皱着眉头盯着牛奶瓶里代替了白色液体的黑色细小生物,认定是谁对这贩卖机做了类似于让人中彩的恶作剧。

是要我带回去养吗……?真是奇怪的奖品。

说起来瓶盖还没开封,不会闷死吧?把活物关在瓶子里,这到底是怎样不合理的主意啊。他这么想着,连忙在封口上戳了一个洞。黑不溜秋的东西坐在里面一动不动,他有点担心地晃了晃瓶子。它抬起了惺忪的脸——只有脸和脖子不是黑的,血红的眼睛摄人心魄,带着一抹恶毒的笑意。

平和岛突然意识到,这不是一张昆虫或是任何体积如此小的东西该有的脸——这是一张人脸!

 

“呀,居然是小静,真倒霉。”

“——毛?!!!!!!”

 

这下他可瞧清楚了,这东西当然不是昆虫、兔子、松鼠等等任何能够成为宠物的生物,不,比这些都糟糕多了——这是邻城那只可恶的跳蚤!平和岛差点就要把瓶子狠狠抛掉,不过在这之前,他倒是愿意知道一件事。“你这家伙是造了什么孽才变成这副样子的?……不,说起造孽,你干得也够多了。”

“什么嘛小静,我现在可是瓶中精灵呢☆”跳蚤伸了个懒腰,黑色的衣服神奇地很合身,一同缩小了么?似乎根本没打算回答问题,他不怀好意地、笑眯眯地摊着双手,喋喋不休起来,“虽然碰上小静真的非常不甘,但这就是命运了吧。小静有什么愿望?我可以帮你实现哦~☆”

“你说愿望?当然有。”平和岛举起瓶子怒吼,“请你去死吧!”

“噗、哈哈哈哈哈!”瓶子里传出有点尖锐的放肆笑声,“果然是小静,第一个愿望和我想得一模一样呢☆不可以这么浪费呐,小静~”

“啊?”

嘴角落回冷笑的最佳位置,他促狭地瞅着他,“第一个愿望就让我去死,小静就这么不想要剩下两个许愿的机会么?”

“我可不相信你这跳蚤能实现什么愿望。”

“不试试看?”跳蚤眯起眼睛。

平和岛也不禁学着他的样子眯起眼睛,试图看清这西洋棋大小的跳蚤的表情。说服自己去相信,下个高风险的赌注,估算赌输的损失——不,他只是平和岛静雄,因此没有最后一项——10秒。

“那……我们停战,行不?”

跳蚤顿了顿,然后“噗呼”地笑出声。那是不完全的笑意。

自从相遇,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他们的对立。时间不可以:他们的斗争始于少年时期,算计,追逐,报复,永无止境的循环往复;空间也不能:在得知平和岛将尝试翱翔苍天的那天,他制作了一个热气球,当即成为自由的热气球城际旅者,以及在工作时间游荡在平和岛视野的苍蝇。

他们可以装装样子,好好说话,坐下喝杯茶,可是过后一定得干场架。写进生命线的这条无可替代的对立宣言若是被废除,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子?

 “……才不要。”他低声说,名为折原临也的跳蚤突然变得少言寡语。

可是,平和岛只是平和岛,他只感觉到了一件事。“临~也~君~哟,”怒火的汽笛声长长划过天空,“你又耍我!!!!!”

此时他们正走向他的停机坪,平和岛用余光瞥到了在半空中孤独飘荡的热气球——不知是谁在上面画了一只巨大的黑毛红眼兔子。他看准了方向,在把瓶子朝那儿投出去之前,恶狠狠地同瓶中精灵道别,“不管你是妖精还是跳蚤,果然还是死了最好。”

 

喝光另一瓶牛奶,平和岛准备爬进机舱——离工作时间开始还有一个小时,这是他的练习时间。可是在他左脚踏入机舱的那一刻,一种难以名状的悔意在潮湿的舱内空气里升腾起来。

他看一眼天空,爬向高处的太阳正在变得刺眼,没有重量的临也的热气球越飘越远,在他看来仿佛在向那火热的天体靠近。

停战……他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蠢话!与那个人的对立,就像呼吸一样自然而重要,而这种执念与仇恨关系不大。他在后悔,至于原因,复杂的事他总是不太懂。可是,不管怎么说,最基本的,游戏还没结束,他还有第三个愿望呀!

现在还来得及吗?“果然还是死了最好”没被当成一个愿望吧?平和岛嘲笑着抱有如此滑稽担忧的自己,跃进驾驶座,发动引擎,冲上云霄。那儿,恐高症仍然堂而皇之地坐在他身旁,然而他对它吼道,“见鬼去吧!”——他要找回最后一个机会!

他与钢铁坐骑在长空中攀升,艰难地追逐着那只轻飘飘的黑色兔子,直到他突然惊醒:大地离他前所未有过地遥远,而他的视野不再因为惶恐而摇曳,风儿的咆哮不再让人胆颤心惊,这里的空气是如此清新,云上的世界化为粒子簇拥着他,他踏着的,是坚实的东西……

他随着它朝海的方向滑去,凌驾于无数浮动的璀璨光点之上。终于——有东西挡住了东斜的晨光,兔子的眼睛透过窗玻璃盯着他——他来到了它身旁。这一刻,恐高症彻底死去,他爬出了侧窗,跨过了狭窄的脚下虚空,跳进了热气球衔着的篮子!

 

牛奶瓶子和瓶中精灵,寂寞地、安静地躺在篮子中央。

平和岛小心地把它拾起来,许了第三个愿望:

 

“喂,我们换过来吧。你出来,我到瓶子里面去。”

 

——瞬间,他能够听见天神肆无忌惮的嘲笑:平和岛先生你到底许了多么愚蠢的一个愿望啊!他所抛弃的重物在下坠,下坠,击碎巨浪,坠入墨色的海洋。

世界在无限膨胀。他闭上眼睛。

——唯独这次,愿望实现了。

 

Fin…?

?

Log in

No account? Create an account